首頁 > 資訊公告 > 正文
內容經濟一觸即發,去中心化創作者經濟時代將到來
收藏

原標題:《讓創作者成為CEO,去中心化創作者經濟(Creator Economy)興起》

作者:方沁雨

去年,疫情推動直播行業爆發,背后有一個更大的趨勢是全球范圍內正在興起的“創作者經濟”(Creator Economy)。無論是抖音也好、Roblox Corporation也好,本質上都是“創作者經濟”。

經濟

越來越多的平臺都針對創作者推出補貼,以吸引其為平臺持續提供優質內容。雖然補貼對于大多數創作者來說可能杯水車薪,但這創造一種可能性,即頭部的創作者可以通過內容獲取直接收入,以此實現內容貨幣化,而不是用免費內容吸引流量進行轉換——兩種商業模型完全不同。

全球社交巨頭Twitter似乎看到了一種比“創作者經濟”更領先的模式,即去中心化創作者經濟。Twitter在2019年宣布啟動去中心化社交媒體項目Bluesky,該項目于今年8月被冷啟動,Twitter 創始人杰克·多爾西 (Jack Dorsey) 宣布前Zcash(加密隱私項目)核心開發者 Jay Grabe將領導Bluesky,這意味著“推特和社交媒體去中心化的又一步”。

去中心化的創作者經濟與這一代的創作者經濟最大的不同是利益分配,由于去中心化,“創作者-中介-社交媒體”這條利益鏈中,“中介”可能會完全被消滅。也許有的人并不感冒,但這對中心化的世界來說后果可能是沖擊性的。例如,當年的獵豹移動依靠與FaceBook的廣告合作關系取得高速增長,曾經海外廣告營收僅APP端可達到約80萬美元/天。而在FaceBook調整算法,把廣告平臺向更多第三方廣告平臺開放后,獵豹移動失去了都是超100%的季度營收增速,逐年走向虧損的境地。

中心化創作者經濟下的創作者弱勢

Web 2.0允許用戶可自生成內容上傳到互聯網,這個概念最早是O’Reilly傳媒副總裁Dale Dougherty提出。

網絡媒體的出現首先瓜分了傳統媒體的蛋糕,而Web 2.0的出現重新定義內容生產者,對內容產業進行了一次深度變革:內容生產者由原先的少部分專家或者專業機構——人人都可以是內容生產者,而大型平臺用分發和算法機制,基本壟斷了創作者的勞動和受眾接收信息的方式,成了最大的贏家。

在疫情催化和宅文化興起的背景下,“創作者經濟”已經崛起。

當前的“創作者經濟”并不能很好的保護創作者的利益,相對于平臺方,創作者仍處于弱勢,多數的分成被平臺、渠道所抽取,甚至可能對品牌沒有所有權。

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李子柒與MCN公司的糾紛就暴露了創作者的弱勢地位。由于與公司產生糾紛,“李子柒”的賬號2個月沒有更新,到現在曝出“李子柒”的扮演者李佳佳股權合作變賣身契,李佳佳可能會失去對李子柒這個IP的收益權、商標權,李佳佳本人淪為了公司的內容創作工具。

而李佳佳本人對此的回應是“資本好手段”,主流輿論也停留在李佳佳與公司的股權關系和契約本身上,以及“李子柒”品牌可能會在與李佳佳鬧掰后受損。對于日后如何預防此類事情,其實沒有太好的解決方針。

那么,是資本為內容創作者挖坑嗎?其實,在李子柒事件之前,因為與渠道之間地位不對等,類似的弊病就已經在流行音樂產業、藝術領域被暴露出來。

流行音樂產業、藝術行業開始試水NFT,正試圖發起一場創作者的革命,推動去中心化的創作者經濟領域。

新加坡華裔創作歌手陳奐仁在今年4月于Opensea上拍賣了自己的全新原創作品 “Nobody gets me”,這是華人歌手首次以NFT的形式出售自己的音樂作品。在推出該NFT前,他稱免費平臺把音樂價值貶低,他與同輩的音樂人生活的很不容易,預期下一代音樂人更辛苦,他希望以身試水NFT,為下一代華語音樂人帶來曙光。

Jay-Z、Snoop Dogg、Juice J等說唱歌手也均以個人身份試水NFT,與粉絲、社區直接建立聯系。除了歌手,一些創新的音樂版權平臺也在尋求去中心化,以打破當前數碼音樂巨頭壟斷的局面,例如Audius、Voice Street、Melos等,向創作者傾斜分成,并以平臺內的循環經濟鼓勵、吸引創作者。

NFT藝術買賣平臺對于藝術家的版稅改革是最直接的,Opensea等平臺出現后,藝術品每一次流轉都意味著藝術家可以從中享受分成。

社交媒體的去中心化

內容、工具、社群,是創作者經濟興起的三個重要因素,創作者經濟的大規模興起并不與社交媒體的發展脫節。

正是因為創作者有更多的動力在社交網絡上進行個性化的表達,生產的內容也具有變現價值,因此才有廣泛的“創作者經濟”,而這個過程中,社交網絡為創作者設計的“喜歡”、“關注”、“訂閱”、“轉發”都是關鍵的按鈕,為創作者經濟做鋪墊,而創作者經濟的本質是創作者資本——在社交媒體上,表達為用戶自生成資本。

沒有去中心化的社交媒體,去中心化內容創作平臺是小眾的,NFT作為承載文化內容的支付手段或身份標志,將推動去中心化社交媒體的歷史進程。因此,Twitter熱衷于NFT并不是偶然,支撐其熱衷于NFT的動力,背后是從去中心化社交媒體發展到去中心化創作者經濟。

2019年,推特CEO Jack Dorsey就在自己的推特上表示中心化的社交媒體遇到發展中的阻礙,推特已經開始研究去中心化社交媒體。Jack Dorsey提到,過去推特一度有機會,發展成為像是電子郵件協定SMTP這樣的去中心化網際網路標準應用,但是因為當時的情勢,而使得推特最后選擇不同的發展途徑,成為現在的社交媒體。

另外,他認為,建設去中心化媒體部門,并尋找公開制定的標準,也有助于解決當前中心化社交媒體虛假信息泛濫、鍵盤俠的不良風氣。

隨著NFT今年的爆發式發展,Twitter重啟了這個曾被擱淺的計劃,并在本月高調宣布。這些舉措實際上是環環相扣,先是對創作者經濟中的一項重要功能“打賞”進行改動,支持了加密支付,試圖為用戶的NFT頭像做驗證,與此同時設立一個基金,這實際上是為去中心化社交媒體的未來解決支付、身份驗證以及內容貨幣化的問題,在這一系列的舉措中,還有社會貨幣的問題亟待處理,以便更通暢連接創作者和粉絲、社區。

截至發稿,Twitter的高管發布了關于用戶可設置 NFT 個人頭像的新功能視頻,這表明Twitter已經做好準備。

去中心化創作者經濟必須去中心化社交媒體參與進來,這就是說,有奈飛、HBO、迪士尼還不夠,還需要Facebook、Twitter們的加入。只有有了去中心化的社交媒體,去中心化的內容生產生態才會更快地搭建起來,這時候話語權才會交給創作者——人人都是創作者,而創作者成為自己的CEO。

英超下注
免責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不代表MyToken好的鏈(www.golferocity.com)觀點和立場;如有關于內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關于MyToken好的鏈: http://www.golferocity.com/aboutus 本文鏈接: http://www.golferocity.com/news/340980.html
相關閱讀

走出孤島,元宇宙還需要什么樣的互聯網基礎設施?

完整的元宇宙世界,需要一個前所未有的規模的互聯網絡。

五個維度分析 OpenSea 市場表現,NFT 開始退潮了嗎?

OpneSea 可能相比加密資產交易平臺,更具有抗風險能力。

Vitalik、a16z、三箭資本……這些巨鯨都持有哪些資產?

分析這些巨鯨和機構的持倉及交易記錄,我們可以從中發現不同的投資思路。